新笔趣阁 > 路明非不想当超级英雄 > 《路明非不想当超级英雄》第293章 老唐入学
    第293章老唐入学

    银槲之剑的精神空间中。

    “陛下,我虽然不知道那座尼伯龙根在哪里,有什么东西,但是我知道那些暗面君主们极大可能已经为了尼伯龙根而汇聚在一起了,只要您能找到他们,把他们也收为奴仆,那座尼伯龙根自然也就是您的了!”次代种生怕“白王陛下”觉得自己没用,积极出谋划策。

    隐藏在黑雾中的路明非挑了挑眉——拷问出乎意料地顺利,相比于凶暴嚣烈,宁死不屈的其他龙类,对方不仅在会联合行动,还有卧底到混血种和人类社会这些弯弯绕绕的优点上像是人类,甚至就连怕死和墙头草这些人类常见的缺点也学过去了。

    “那些逆臣在哪里?”路明非用“白王”的口吻问道。

    “呃……”青铜柱上的次代种缩了缩脖子,“罪臣不知道。”

    路明非一声轻“嗯?”,整个世界仿佛都掀起了滔天巨浪,在剧烈的摇晃中次代种只觉得自己被来自四面八方压力笼罩,仿佛下一瞬灵魂就会被压成碎片。

    “陛下息怒!罪臣真的不知道啊!”次代种连忙解释,“暗面君主们想要吞噬真正的君主获得进化,可我们也能吞噬亲王位阶的暗面君主们进化,对他们来说,我们这些次代种既是手下,也是威胁,所以从来都不会以真身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具体身份,甚至每次他们假死脱身之后,对已经没有用处的旧身份都会格外保密,极少让我们知道。”

    “包括这次抢夺七宗罪也是,他们只让我们把七宗罪拿到手,之后自然会有他们真正的亲信来取,或者让我们放在某个地方,不会亲自露面来取,”次代种道,“以免我们用七宗罪反杀了他们,吞噬他们的血统。”

    “而且说实话,在抢七宗罪之前,罪臣也确实有过这种想法。当时罪臣得到的消息是您用混血种的身份拔出了全部的七柄刀剑,那么以罪臣的血统,混血种都能使用完整的七宗罪,没道理罪臣不行,那罪臣为什么不找机会把那些暗面君主们干掉吞噬他们呢?”次代种道,“不过现在罪臣明白了,您只是伪装成混血种而已,以您至高无上的血统,七宗罪自然会臣服,罪臣肯定没有这个资格。”

    巧了,我还真就是个货真价实的混血种。路明非心道。

    意识从银槲之剑中离开,路明非微微皱眉。

    “陛下,罪臣的联络器在出发之前存放了起来,但联络器是专属的,第一次使用之后会记录使用者的精神频段,如果有陌生频段接入就会立刻自毁,这些安全措施做到了极致,就算是青铜与火之王恐怕也无法破解,”次代种机灵道,“陛下如果想要通过联络器来套出其他成员的位置,罪臣愿意为您效劳。”

    靠,这么谨慎的吗?比九头蛇藏得还深啊。

    “再有隐瞒,就体验一下灵魂从内到外破碎的感觉吧。”威严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就知道你老小子肯定藏了一手!路明非冷笑。

    次代种略微有些透明的身体似乎浮现出了细密的裂纹。

    作为亲手干掉了康斯坦丁,并且数次使用过其权能的人,路明非对龙王的权柄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这几乎可以看作是对所属领域的绝对掌控权,虽然使用起来仍旧需要消耗精神力量作为支撑,但是以权柄对事物的掌控力,绝大多数时候这点消耗都可以忽略不计。

    云雾下的路明非扯了扯嘴角,总感觉暗面君主这个组织的内部关系比神盾局还要险恶,起码神盾局的上司应该不会每天都放着下属造反

    “既然不见面,那你们是如何传递消息和命令的?”路明非问道。

    让对方帮自己去套情报?路明非微微摇头,他可信不过这条跪得飞快,表现得几乎和人类没什么区别的次代种。

    别的不说,诺顿的青铜城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一座纯粹由炼金金属构成的城市,所消耗的金属量难以形容,即便是以现代工业的生产力,也无法轻松掏出可以建造一座纯金属城市的钢材。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暗面君主们还真是谨慎又狡猾,既然他们敢让两個次代种来取七宗罪,那肯定也有相应的制衡手段,面前这个家伙就算抢到了七宗罪,多半也不会如愿以偿。

    于是路明非干脆不说话,只是将模仿出来的多玛姆的气势再次往上提,压迫在次代种身上。

    顿了顿,次代种补充道:“为了避免有精通炼金术和现代科技的成员用联络器反推出其他成员的位置,除非持有联络器的双方进行特殊链接,否则联络器之间是无法联系的,只能进入一个中转空间,然后等有别的成员也进入中转空间后在里面交谈,所以我们才会定期举行会议,确保那时候所有成员都在线。”

    能够不依靠权柄而君临世界的力量,也就是说那座尼伯龙根里的东西不是权柄,却有着至少能跟龙王的权柄抗衡,甚至胜过的力量。

    “陛下!还有个办法!”次代种连忙大喊,“联络器的精神频段记录是可以清除的!只是需要罪臣操作才行!就像是人类的注销账号一样!”

    “你的联络器在哪里?”路明非问道。

    即便没有权柄,也能君临整个世界力量?

    这就让他不得不在意了。

    “是!罪臣明白!”次代种慌忙俯首。

    ……

    装备部地下基地,路明非的私人实验室中。

    “组织里有一种独特的炼金物品,是用炼金术结合现代科技制造出来的,可以像人类的手机一样传递消息,只要把一部分精神力量投入进去,就能用像是‘虚拟投影’或者‘全息投影’的方式见面,”次代种道,“每隔一段时间,又有联络器的成员都会进行一次线上见面,在线上见面时,外形可以随意改变,只有血统无法伪装。”

    能够胜过龙王的力量,路明非目前只能想到七宗罪,这是诺顿为了杀死其他龙王而打造的究极武器。

    但想要仅凭着七宗罪“君临世界”,怎么想都是不够的。

    而且……龙王的尼伯龙根里,再怎么想都不可能出现这种超出常理的东西,真要是有的话,龙王为什么自己不拿来用。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这座尼伯龙根,应该是黑王或者白王这种超越了普通君主层次的存在留下来的。

    黑王或者白王的遗产……说不感兴趣那是假的。

    只不过要想要找到那个尼伯龙根,就得从暗面君主们那里得到消息,而想要得到消息,就得先跟那些暗面君主们联络上,混入其中,再找到机会套出他们的位置……

    不对,虽然为了避免被人顺着联络器找到位置,所以特地做了一系列号称“连青铜与火之王都无法破解”的安保措施,但肯定没有真的拿青铜与火之王做过测试,而正好他这里毕竟有个活的青铜与火之王,不如先试一下?

    就算最后证明了老唐确实没用,但不是还有托尼嘛?

    托尼可是用一个病毒程序就夺取了诺玛的最高控制权的男人,老唐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托尼做不到。

    而且说起诺玛,恰好诺玛昨天已经把老唐的资料都重新粉刷过一遍了,就算是真的派专员去查,都查不出什么可疑之处。

    也就是说,他可以拉老唐进学院了。

    嗯……顺便也把他拉进狮心会和电竞社吧,正好老唐和楚师兄苏师姐也还算熟。

    ……

    校长室中。

    “让一个朋友加入学院?”昂热放下茶杯,摸了摸自己修剪整齐的白胡子,“既然你是举荐的,那自然没什么问题。”

    虽然目前学院已经意识到自己被龙类渗透了,不过也不能为了这件事直接停摆,再也不招新人,那就有点因噎废食了,只能是提高审查力度而已。

    当然,这是建立在昂热还没有意识到学院被渗透的程度的基础上。

    路明非心中吐槽——要是知道学院被龙渗透了两千多年,别说还有心情喝茶了,校长恐怕得把自己的头发薅得跟比副校长还秃。

    “不过明非你也知道学院和秘党现在的状况,如今每个进入学院的人都得进行严格的筛选和审查,就算是你的朋友也很难例外。毕竟你现在无论是在元老会还是在校董会,都风头大盛,要以身作则,以后才……”昂热顿了顿,把那句“以后才好继承我的位置”咽下去,改口道,“这样以后才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校长,我懂得,”路明非“一副我完全能理解您的良苦用心的表情”,重重点头,“一视同仁,绝对不走后门,您放心,该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

    检查仪器和流程上周才更新加强过,全程都是路明非参与并提供技术支持的,这要是能查出点什么来他都不敢说自己是托尼教出来的。

    昂热并不知道路明非在想什么,见路明非如此体谅自己,欣慰地点了点头:“那就好。对了明非,你要招的人是谁啊?也是大学生吗?”

    “呃……算是吧,他高中辍学,现在已经有好多年的工作经验了,猎人网站的金牌马仔……不是,金牌猎人。”路明非挠头。

    “噗——”昂热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咱们可是大学!”

    “社会人士也可以来进修嘛。”路明非道。

    “这……不太合规矩啊,而且我们是大学,社会人士长期混进,万一带坏了学生怎么办?”昂热道,“明非伱相信,以社会人士的阅历,常年在大学,骗几个女大学生玩弄感情那不是手到擒来?”

    “他是混血种。”路明非道。

    “肯定得是混血种啊,普通人是不能招到学院里来的,但就算是混血种,我们毕竟是个大学,”昂热微微皱眉,“招收来自猎人网站的社会人士有点……”

    “他血统很高,起码是a级。”路明非道。

    “这样啊,那可以考虑一下,”昂热缓缓点头,“对了,他的言灵是什么。”

    “呃……他没有言灵。”路明非道。

    “这就有点难办了,没言灵的话,血统评级会有所下降。”昂热皱眉。

    “不过他能看到炼金矩阵的线条,”路明非道,“用肉眼就能看到的那种,听说这好像是很有炼金术天赋的特征。”

    “你怎么不早说!”昂热一把抓住路明非的手,“我们学院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可我那个朋友没言灵。”路明非道。

    “有炼金术还要什么言灵?你见过能造坦克的人需要手枪吗?”昂热道。

    “他是社会人士,可能会带坏学生。”路明非道。

    “我早就觉得学生们应该提前接触一下社会了!我们是屠龙大学,又不是象牙塔,”昂热大手一挥,“我觉得招收社会人士进修就是个很好的让学生提前接触社会的途径嘛!”

    “可他高中就辍学了。”路明非道。

    “辍学之后创造一番丰功伟绩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你看看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还有扎克伯格,不都是大学辍学后开公司的吗?”昂热道。

    “校长您也说了他们是大学才辍学的。”路明非道。

    “他们早点辍学说不定公司规模现在更大!”昂热道。

    “您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副校长都甘拜下风啊。”路明非忍不住吐槽道。

    昂热丝毫不受影响,甚至有几分得意。

    送走了路明非,想想路明非的最后一句话,昂热眼前一亮,掏出手机给副校长拨过去。

    “昂热!你个老流氓是不是疯了!不知道现在是我睡午觉的时候吗?!”副校长在电话那头暴跳如雷。

    “还睡什么午觉啊!”昂热道,“你还记不记得之前跟我说后悔了想收明非为弟子,结果被拒绝了的事。”

    “我还没老年痴呆,当然记得,”副校长惊喜,“怎么?明非回心转意了?”

    “没有,”昂热道,“不过他给学校找来了一个能看见炼金矩阵线条的天才炼金师,你就不打算再多收个徒弟?”

    “能看到炼金矩阵的线条啊?那确实不错,”副校长道,“不过对弗拉梅尔一脉来说,这样的天赋还不值得为他破例,我已经有关门弟子了,来拜师的人如果不是路明非的话,一概免谈,让他滚蛋。”

    “你确定?听明非说那个叫罗纳德·唐的学生真的很有天赋。”昂热道。

    “他叫罗纳尔多都不行,你别烦了我,记住,一般标准的天才,在弗拉梅尔面前只能算是个普通人罢了!”副校长挂掉电话。

    昂热耸耸肩。

    “校长,”路明非把头探进来,“我刚才有件事忘说了,我过几天得请个假,去趟高廷根家。”

    “你过去学习吗?”昂热问道。

    “算是吧,不过除了学习之外,还有点别的事。”路明非道。

    他正打算解释一下自己要去帮夏绿蒂的爷爷看看病,说不定有办法解决,就看到昂热用一种相当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校长?”路明非有些奇怪。

    “明非啊,”昂热语重心长,“作为一个长辈的立场,我也不是坚决反对你脚踏多条船,毕竟我年轻的时候其实也……唉,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你说“不提也罢”的时候,为什么透着一股子特别得意的劲头?路明非心中吐槽。

    “重点是,你就算要踏多条船,但那毕竟是高廷根家的大小姐,”昂热道,“这样不好,很容易翻船的。”

    路明非:?????

    ……

    三天后,前往宿舍楼的小路上。

    路明非热情地帮老唐拎着行李箱,带着他走向宿舍。

    “非哥你太客气了,”老唐跟在路明非身边,“亲自来接我入学,带我来宿舍不说,居然还帮我拿行李。”

    “都是朋友嘛,别那么客气,”路明非道,“也就是今天楚师兄和苏师姐有狮心会的紧急事务要处理,要不然他们肯定跟我一起来了。”

    “他们在干什么呀?学生社团也这么忙吗?”老唐好奇。

    “平时倒不这样,这次是出了点意外,”路明非解释道,“有个狮心会的行动小组,在非洲执行任务时,不小心把一个当地最大的部落立了好几百年的图腾给炸坏了,结果被人家扣住了,又不能大开杀戒,只能让狮心会和执行部一起处理了。”

    老唐:……

    “咳咳,不说这个了,到宿舍了,”路明非拍拍老唐的肩膀,“以后你就要住在这里了。”

    “非哥,我有室友吗?”老唐问道。

    “有啊,”路明非笑眯眯地拍了拍老唐的肩膀,“而且你的室友就是我的前室友哦。”

    “前室友?”老唐好奇,“非哥你换宿舍了?那我的室友人怎么样?”

    “呃……人……人……”路明非挠头,“勉强算人吧。”

    “这是什么评价啊!”老唐瞪大眼睛。

    (本章完)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biqusa.cc,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