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 > 《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第1164章 摩严,我劝你修身养性
    千骨的父亲是名老秀才,虽然没考取到什么像样的功名,但却将一生所学都传授给了千骨,是以千骨虽然生活拮据,却也是识字的,此时望着横列虚空的金色符文念诵道:

    “上古妖神出世,祸害苍生,众神合力将其封印,妖魂灌注封印于十方神器之中,以使妖神天上地下,生死无门,十方世界,形神俱灭,为阻止神器重聚,妖神复生,各大门派皆以守护神器为最高使命,千万年来从未敢放松……”

    读到这里,千骨心神皆颤,转头问道:“师父,这是真的吗?”

    她原本以为蜀山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就够魔幻了,结果这转头间又看到了有关于上古妖神的消息,其魔幻程度令她忍不住怀疑这‘故事会’的真实性。

    秦尧默默收起六界全书,道:“蜀山都被灭门了,还不足以证明其真实性吗?”

    千骨:“……”

    这真是我能接触到的高度吗?

    秦尧呼出一口浊气,道:“千骨,往后,你可得努力修行啊,咱们师徒两个,未来面对的挑战恐怕有很多,且很高端,没有实力,就连自己的命都守不住。”

    千骨如梦初醒,重重颔首:“我一定努力修行,争取不拖师父后腿!”

    秦尧笑了笑:“好……练功吧。”

    一晃眼,四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一日,师徒二人正在古殿内修行如常,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忽地落在悬空山上,引起秦尧注意。

    下一刻,她身躯骤然闪现在古殿外,凝声说道:“有事吗,白掌门?”

    白子画迟疑道:“你还在怪我?”

    秦尧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果断摇头:“没有,我怪你干什么?”

    白子画腹有千言,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说起,便道:“长留收徒考核今日开启,你和我一起去看看有无仙苗吧。”

    秦尧心中一动,询问道:“其中若有我中意的仙苗,我也能收入门墙?”

    白子画点点头:“当然可以。长留,蜀山,自此以后,同气连枝。”

    秦尧:“……”

    白子画确实是比摩严与笙萧默更适合做掌门,至少这份大气,那二位身上没有。

    “既是如此,那便去罢。”未几,他回应了一句,旋即冲着殿内喊道:“千骨,别练了,随为师走一趟。”

    眼睁睁看着活泼烂漫的小姑娘蹦跳着走出大殿,白子画眸光微动。

    迄今为止,他都没在这小姑娘身上看到任何能威胁自己的地方,她凭什么是自己的生死劫呢?

    白子画十分费解。

    少倾,秦尧带着千骨,与白子画一起来到长留弟子修炼剑术的道场内,却见道场中已经来了数百名服装各异的考生,摩严与萧笙墨分别坐在大殿前的两个石座上,中间空出了一个主座,显然是给白子画留的。

    “拜见掌门。”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守卫于此的长留门徒纷纷抱拳呼喊,以至于前来参赛的考生们连忙跟着鞠躬行礼。

    白子画目不斜视,大步登上殿前石阶,来到自己位置坐了下来;秦尧仙袖飘飘,坐在摩严旁边的一个石凳上,而千骨则像个乖乖女一样待在他身后,打量着今日的考生们。

    “掌门师弟,你来确定本次招生大会的主持人吧。”随着他们两大上仙落座,摩严当即向白子画说道。

    白子画淡淡说道:“让落十一来吧。”

    落十一,乃摩严弟子,亦是摩严最宠爱的关门弟子。

    白子画现在还没有亲传弟子,因此才会选中对方。

    摩严自是清楚各种原由,冲着下方说道:“落十一,你来主持。”

    “是,师父。”

    一名看起来年纪不大,且带着一股憨厚之相的少年自人群中站了出来,指着广场中央的一面仙镜说道:“诸位考生听好了,进入长留的第一关是魍魉森林。在这森林中,有无数杀机,一旦选择进入其中的话,便福祸自担。我给你们半炷香的时间考虑,希望你们能多想想自身能力,莫要在此送了性命。”

    话音刚落,前来参加考试的求道者顿时嘈杂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随后,在生死间的拷问下,几名衣着光鲜,一看就是权贵子弟的求道者站了出来,表示要退出考核。

    落十一自无不可,当即安排人送他们离开……

    “胆小鬼!”

    当他们路过一名同样衣着光鲜的女子时,女子当即嘲讽道。

    “霓漫天,口下积德。”准备离开的人群中,一名少年凝声道:“不是谁都能像你一样有个好爹,从小就能接触修行。”

    石阶上,大殿前,听到霓漫天这三个字,秦尧目光顿时转移过去。

    在原著中,霓漫天是个十分可悲的角色。

    她一开始登场时,只是有些骄纵傲慢,但对千骨还是很好的,两人情同姐妹。

    但自从千骨成了白子画弟子,而她只能成为落十一弟子,平白差了一辈后,她就变了,变得处处与千骨作对,最终落得被折磨致死的下场。

    如果自己将其收入门墙的话,只要能做到一碗水端平,相信也能改变她命格,从而直接砍掉那些暗害千骨的剧情。

    在熟知剧情的情况下,这种隐患自然要提前解决。如果有可能的话,秦尧甚至想要将未来注定会潜入长留,准备对白子画不利的东方彧卿收入门墙,严加看管,省得他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想到这里,他目光飞速掠过千骨,旋即向白子画说道:“掌门,请允许我弟子千骨也参加这次试炼。”

    白子画微微一怔,疑惑道:“为何?”

    秦尧想了想,道:“我觉得没有一场入门仪式的仙道修行,是不完整的,而这场试炼,就是一场入门仪式。”

    事实上,这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他想让千骨进入试炼,只不过是为接下来的收徒做铺垫而已。

    毕竟以宿命论来说,只要不出意外的话,千骨进入魍魉森林后就会与霓漫天和东方彧卿产生交集。

    即便是出现了意外,他们没有产生交集,他也会想办法让他们产生交集的……

    白子画猜不中这缘由,也无法理解他这套说辞。

    不过本着“她”都这么说了,肯定有她道理的原则,他还是同意了对方请求。

    只是千骨仍旧懵逼,乃至惶恐不安,伸手拽着秦尧衣裙说道:“师父,我会不会死里面啊?”

    “瞎说什么呢?”秦尧拍了拍她肩膀,翻手间将魔剑召唤出来,递送至对方面前:“这把剑先送你防身,等你出来后再还我。”

    千骨脸上带着一丝呆萌,双手接过魔剑,随即在秦尧催促下走下石阶,来到一众参与试炼的求仙者之间。

    人群中,霓漫天瞥了眼这呆呆愣愣的家伙,心中一动,主动上前:“你好,我是蓬莱岛主霓千丈之女霓漫天。”

    千骨连忙反应过来,开口道:“你……你好,我是千骨。”

    “你实力如何?”霓漫天询问说。

    千骨老老实实地说道:“我修道时日尚短,如今刚学会一套剑法,还不会御剑飞行。”

    霓漫天:“……”

    这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丫头,是怎么成为紫薰上仙弟子的?

    她以前虽从未见过夏紫薰,但看与长留掌门并排的座椅便可得知对方身份……

    “你实力如何?”千骨莫名感觉有些尴尬,便欲开口打破这份古怪氛围。

    霓漫天:“还可以,咱俩组一队,共同历练如何?”

    千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默默颔首。

    “你这弟子有些内向啊,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石阶上,摩严向秦尧说道。

    秦尧点点头,笑道:“我更愿将这种品质称之为善良,不过,太善良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儿。”

    摩严道:“没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还是要刚强一点的。”

    秦尧:“……”

    这老哥,这辈子就毁在了执拗与刚强上面。

    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放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所有人,来我这里领取银水珠,然后就可以进入魍魉森林了。”

    半刻钟时间刚过,落十一便大声说道。

    “银水珠是什么?”一名求道者询问道。

    “银水珠是用来传送的一次性法宝,如果你们在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捏爆银水珠,那么即可被传送出来。”落十一解释道。

    “那你先前说的福祸自担……”

    “当然是吓唬那些人的。”落十一微笑道:“胆量,是过三关前的一个小小考验,如果连这胆量都没有的话,也就别过三关了,浪费银水珠资源。”

    众人无言以对。

    少倾,千骨与众多求道者一起,通过仙镜,进入魍魉森林,眼前顷刻间换了副场景。

    “真神奇。”千骨轻声叹道。

    “你才真神奇。”霓漫天快人快语:“明明看起来那么普通,却能成为紫薰上仙的门徒。”

    千骨不知该怎么回应,便只是笑,纯正笑容令霓漫天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砰砰砰……”

    半刻钟后,两人结伴来到一处荒地中,却见一名身穿青色书生袍的男子手持利剑,正在与一群食人缠斗着。

    千骨默默握紧宝剑,冲着一旁的霓漫天说道:“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啊?”

    霓漫天无语。

    随即道:“这是试炼啊,是考验,考验的是在这里生存下来,不是考验能不能在这里救人。”

    “噢。”千骨点点头,道:“我听你的。”

    霓漫天:“……”

    “唰唰唰。”

    仿佛是感应到了两个美女的注视,那书生身影速度突然激增,将身前的食人全部斩断,落地后正面朝向二人,笑着拱手:“在下东方彧卿,见过二位仙子。”

    魍魉森林外,石阶上的座椅上,秦尧目光深深望了眼东方彧卿,暗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嗖。”

    森林中,正当霓漫天准备带着千骨离开时,一只巨大的食人突然从地下钻了出来,将霓漫天本人从脚到头的吞入苞中。

    “啊!”

    千骨被吓得惊声尖叫,东方彧卿仿佛也被吓蒙了,定在原地。

    关键时刻,被千骨紧紧握在手里的魔剑突然红光一闪,自主飞起,刹那间剖开苞,随即一个旋转,便将食人整个苞切了下来。

    整个过程,堪称行云流水。

    森林外,主殿前。

    摩严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看了看仙镜画面中的千骨,又扭头看了看一旁的夏紫薰,皱着眉头喊道:“魔气?这是一柄魔剑?”

    秦尧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怎么了?”

    摩严生气了,情绪逐渐暴躁,像极了教导主任突然间逮住了坏学生干坏事:“你是长留上仙,又是蜀山掌门,身上怎么能留这种魔器呢?快,快,将这柄魔剑取出来销毁。”

    秦尧:“……”

    完了。

    这暴躁老哥上头了。

    事实上,在原著影视爆火后,观众对摩严有着一句精准吐槽:暴躁老哥随时发疯,张口说话就是个喊。

    “愣什么呢,去啊。”摩严怒声道。

    秦尧安稳不动,道:“力量没有好坏之分,使用力量的人才有好坏。”

    “什么歪理邪说。”摩严霍然起身:“紫薰上仙,我劝你不要自误。”

    秦尧道:“我劝你多修修心,别总是突然间就暴躁起来,怪吓人的。”

    摩严:“……”

    “好了,好了,师兄。”白子画不得不出来打圆场,道:“紫薰出身七杀派,仙魔双修,相信她能控制住的。”

    “相信?”摩严严厉道:“我不相信。倘若不尽快斩断所有魔根,你别看她现在好好的,仙气飘飘,可一旦遇到什么大的刺激,极有可能堕仙成魔。”

    秦尧:“……”

    这家伙,居然一口道破了夏紫薰本来的宿命。

    白子画道:“您觉得什么样的刺激,能让紫薰上仙堕仙成魔呢?”

    摩严:“……”

    这就问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未几,他另辟蹊径,指着镜子中的魔剑道:“即便不将这魔剑收上来销毁,就这么让千骨拿着魔剑参与考核,这不是纯纯的作弊吗,成何体统?”

    白子画微微一顿,道:“紫薰上仙,要不你去将魔剑召唤回来?”

    秦尧果断摇头:“召唤回来的话,我徒儿被伤到了怎么办?”

    白子画:“……”

    摩严:“……”

    眼看摩严就要再度开口,白子画连忙说道:“为保公平,我现在就使用迷迭烟,考验他们的人品与心性,这考验是魔剑无法相助的。”

    摩严还是有些不太满意这结果。

    但问题是,夏紫薰在接受了蜀山传承后,身份无形间又被抬高了半级。

    在白子画的调和下,他若是再暴躁反击的话,为难的就是自家的掌门师弟了。

    对于别人他可以严厉偏执,冷血无情,但对于这個师父亲口让他护持的师弟,他着实冷酷不起来啊!(本章完)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biqusa.cc,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